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辞退
    有句话,王锋说的很对,这件事原本跟他无关,可他偏偏就见不得这样不公平的事情,在他眼前发生。

     当然,他也不会把自己置身在犯罪的道路上,不过会在犯罪的边缘。保护好自身的安全,他还是能做到的。

     他也相信,不是所有的机构,都能很牛逼的说,我只需要怀疑你,不需要证据,就可以抓捕你。

     当法律没有办法维护自身权利的时候,一个普通人能有什么手段,不也就是只剩下暴力了。

     然而,这个暴力,就像一只蚂蚁去撵动一只大象,最终还被大象砸了个稀巴烂,但还是能咬下一口,显示出自己微弱的存在。

     何光明就是一个微弱的存在,但心中还是有一股力量,为妻儿报仇。

     “你是说,我也可以用车子撞死他。”

     王锋淡淡的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只要你下定决心,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血性;如果你有,我会帮你一点点,如果没有,就算我没来。”

     何光明闭上眼睛,想起往日妻子女儿在身边环绕的幸福生活,咬牙道:“好,你说该怎么做。你放心,就算出事,我也而不会牵连到你的。”

     “你会开车吧。”

     “我在汽修厂上班,当然会开车。”

     “好,你会开车,就好办了。”

     做一些阴谋诡计,王锋还是有经验的,“你也用不着去买车,完全可以租一辆车,甚至不需要租车,就用汽修车的车。对,就这样,汽修厂的车大多是有毛病的车,然后就在车子的刹车上做一个手脚,让这个刹车不灵。”

     何光明疑惑道:“刹车不灵?刹车不灵,怎么开?”

     他总不能还没有去撞凌德亮,就已经出车祸了。

     王锋一脸老手的样子,说:“该不灵的时候才不灵。当然,这个我可以教你。”

     “然后怎么做?”

     “其实,你用不着撞死他,把他的腿撞断了,撞残疾了才是最好的结局。人,有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坏的结局,最悲惨的就是让他活着,然后承受一辈子的痛苦。”

     王锋淡淡的一笑,说:“只要不死人,就算你认定为故意伤人,可能被判刑的话,也会轻很多。”

     何光明低声道:“我不怕坐牢。”

     “你有这么一个想法就很好。当然,能不坐牢尽量不去坐牢。既然,他们能用法律为自己脱罪,你也可以。”

     何光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可是我怎么找到机会去撞他,而且正好撞断他的腿。”

     王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我说过,没有机会,就要寻找机会,找不到机会,也能制造出机会。这个世上有着很多的意外,你以为每一个意外都是意外吗?不,这就是我要帮助你的地方。我可以告诉你什么时候出现,该怎么做。现在教你如何逃避责任。”

     何光明再一次坚定的说:“谢谢你,你放心好了,就算判我死刑,我也不会说出你的。”

     王锋道:“首先,你去买两张不记名的手机卡,以后我们的通话就用这两张卡。当做完这件事后,就把这两张卡,连同手机都销毁。”

     何光明点点头,说:“这里有着很多的卖二手手机的。”

     王锋说:“你要去远一点的地方,如果他们想查的话,会来附近的二手机市场调查的。”

     何光明点点头。

     “其次,你还是回到汽修厂,找到一辆制动系统有些毛病的车,开出来,然后打电话给我。我来做一些手脚。”

     “兄弟,你也会修车?”

     王锋道:“当然,我是部队出来的,修车对我来说还是很简单的事。现在,我就说一下行动计划。其实很简单,他不是很喜欢喝酒吗,如果喝多了,走在路上一不小心跌到了,你的车子正好撞上了他。这不就是一个意外,而且是毫无刑事责任的意外。”

     何光明的眼睛亮了,恨声道:“不错,而且我也不会喝酒,就要清醒的去撞这个王八蛋。”

     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不过,怎么会这么巧,他跌倒呢,如果他不跌倒,没办法只撞他的腿。算了,到时候,我就整个人撞上去。”

     瞧,一个人被压迫到一定的程度,内心深处的暴力基因就会显现出来了。

     王锋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激动,越是要做一件大事,越是要冷静。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摔倒,自然会有很多原因,也许是喝醉了酒,也许就是吸毒了。这个不要你去管。”

     何光明看着王锋,说:“总之要谢谢你。你能为一个毫不相识的人,见义勇为,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我用不着你来感谢我,相反,把我彻底忘了才是最好的结果。”

     王锋继续推演着计划,说:“有一个晚上,你开着车子,无意中看见了他,从别人那里知道,他就是真正的肇事者,所以开车追上去想理论一番,当然也有可能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怒气。结果,他突然跌倒了,而你的刹车突然失灵了,所以就意外的撞断了他的腿。”

     何光明心领神会的说:“对,就是一个意外。”

     “你车子最终会停下来的,也许撞在栏杆上,也许是撞到墙上,这些都不重要。然后,你迅速报警,当然也有可能别人去报警了,你就等着警察来。你只需要咬定这是一个意外,如果警察说你和这个人有私人恩怨,所以有故意撞的嫌疑。你反过来问他们,你根本就不认识他,怎么会有私怨。”

     何光明咆哮起来,冷笑说,“对,我压根就不认识他,怎么会有私怨。如果他们说,这个人就是撞死我妻子女儿的人,那我就反问他们,既然他是肇事人,怎么就放出来了。”

     他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王锋道:“现在不是你掉眼泪的时候。反正,警察一定会怀疑你的,你也不必说谎,就说你很恨他,确实是想找他理论一番。那天晚上,你看到他,心情很激动,想开车拦住他。结果刹车失灵了,就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腿。你的那辆车自然会检测的,到那个时候,一定会检测到这辆车制动系统失灵,这样你的责任就会大大减轻。”

     何光明听了一系列的计划,眼睛亮了。是啊,很多事情,就是看你想不想去做,只要想,一定就会有机会的。

     “我都听你的。不管成不成功,你都是我的恩人。”

     王锋淡淡的说:“不是听我的,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与我根本就没有关系。不过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就算在法律上,你没有多大的责任,但还是会有人报复你的。”

     “我不怕。”何光明冷酷的说:“我连死都不怕,还怕报复。”

     “如果你没罪,就赶快离开这里吧。你放心,至少在这里,我还是能保证你的安全,不过也不可能一直保护你,所以你还是回老家。即使到了老家,也要小心点。”

     何光明问:“我要等多长时间。”

     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锋说:“我会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明天晚上我会过来,如果你下定决心,就先去买两个手机两张手机卡吧。”

     “我不需要考虑。”

     “不,你需要考虑。一个人冲动下的决定,往往意味着后悔,只有冷静下的决定,才是真正的决定。我希望,明天看到不一样的你。”

     王锋离开了,如同古代的一个大侠,有着一颗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心,但他还是明白,任何时候,要遵循当代社会的规则,才能活的更长久。

     何光明看着妻子、女儿的照片,往日幸福的生活场景,在脑海里回荡。他喃喃自语道:“老婆,女儿,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

     王锋回到宾馆。他住的是第六层,这一层里全是标准的单人间,其中有几间就是大军、柳红他们的住所。

     他路过大军的房间,只见里面挤满了人,还听着吵闹声。他觉得奇怪,走了进去,只见大军和几个年轻人被打的鼻青眼肿,柳红正忙着涂药水。

     王锋一乐,说:“大军,你们怎么搞的,和别人打架打输了?”

     大军咧着嘴,看见王锋兴奋道:“大哥,我的好大哥,今天被一群外乡人打了,你身手好,要帮我们报仇。”

     王锋淡淡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了。而且,你们,我早就说过了,正经的做工作,不要打打杀杀的。江湖上有句话,怎么说的,人在江湖漂,哪里不挨刀,出事是早晚的事情。”

     众人皆鄙视,拜托,不要这么假正经好不好,如果不是你身手好,还能舒舒服服的免费住在这里。

     大军不乐意的说:“什么叫不是正经的工作,这就是我们正经的工作。不多拉些客人,宾馆的生意就不好,宾馆生意不好,哪里钱赚。没有钱赚,我们这些人都没事干了。”

     柳红说:“王大哥,这个宾馆,我们几个想盘下来。如果盘下来,大哥你想住多久都可以,现在还差些钱,所以就去别的地方拉客,结果就挨打了。”

     王锋不了解具体的情况,但依靠着经验,还是明白过来。因为这一片都是些宾馆,足有几十家,所以都商议好了自己的拉客地盘,自己的地盘是不许旁人侵犯的。

     “哦,你们要盘下这个宾馆,还差多少钱,我倒是有些钱,说不定还能入上一股。”

     这个宾馆有六层楼,别看位置不在城中心,价格还是值个几百万。

     大军说:“这个宾馆原来是我表婶的,现在她想盘出去,准备到市中心去做生意,给了个亲戚价,二百五十万,首付七十万,然后每年再给二十万,一共十年。”

     王锋说:“倒也是不贵,确实是个亲戚价。不过,你表婶想转卖这个宾馆,很大原因就是生意不好吧,所以也算不上多便宜。”

     大军看着柳红,道:“我和小红来到这个城市也有好几年了,现在有个机会,一定要抓住。我想娶小红过门。”

     柳红的脸一红,流出幸福的泪花。

     王锋道:“好了,不要秀恩爱了。看你脸肿的样子,算了,我帮你一下。”

     他走了过去,从腰间皮带上拔出几根银针,对着赵大军的脸刺去,赵大军吓一跳,问:“王哥,你想干什么?”

     王锋不屑道:“你怕什么,等我出名了,你让我帮你针灸一下,都得万元以上。”

     从李老爷子那里学来的针灸之术,王锋很少有机会用到,现在正好试一下。几针下去,赵大军的脸立刻消肿了很多。

     柳红惊叹道:“王哥,你真有本事。”

     王锋道:“其实,你们盘下酒店也是好事,这样,你们一共还差多少钱,我也算入上一股,大家一起努力赚钱。不过,如果你们不愿意,也就算了。”

     王锋觉得,这确实是个机会,帮人家打工哪有自己创业有劲,况且也算是在这个城市有了立足之地。

     赵大军还没有说话,柳红欣喜道:“怎么会不愿意呢。”

     王锋何许人也,一眼扫去,就看出众人还有些异样的心思,笑说:“你们商议一下,我先走了,晚上把结果告诉我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