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发现疑点
    刘元龙只觉得羞愧,心说,这小子难道真的就是个乡巴佬,堂堂一个亿万富翁会少了你的钱。

     “只要你能将小儿腿治好,费用只管开口。”

     王锋道:“原本我只想要二十万,不过现在发现,情况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我至少需要三次来医治。”

     “只要三次就能好了?”凌德亮激动的说。

     “你想的太好了。”

     王锋毫不犹豫的打击道:“我是说,我只需要三次针灸,就会有效果,之后就不需要我了。但你至少需要休养一年半年,况且你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元气大伤,我很担心你会不举。”

     “你说什么?”

     凌德亮突然想起,自从车祸以后,自己的那个确实没有举过,而且已经割了一个蛋,虽然医生说影响不大,但心中已经有阴影了。

     王锋继续道:“三次针灸,一次十万,共三十万。先预付二十万,等第三次结束,有了明显的效果,再给十万。”

     如果没有刘老先前探视过,还说自己的针灸术不能医治,凌明俊也觉得有些贵。

     有了比较,他现在反而松了一口气,不觉得贵,相反还觉得便宜了。如果人的身体残废,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别说三十万,就是三百万,他也一定会给的。

     “完全没有问题。”

     王锋也很满意,心道:凌德亮,你的伤是我造成的,而我现在又在你身上赚钱,你真是一个好人啊!

     他拿出针盒,打开来,只见里面有着几十根长短不一的银针。这一套针灸用的银针,做工确实不错,不过价钱也不菲,一千多元钱。

     凌德亮的两条腿,因为无法运动,已经有些萎缩了。如果不是请了护工,每天帮着按摩,双腿会萎缩的更厉害。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锋手一抖,七根针成一条线插在凌德亮的腿上。

     王锋解释说:“经脉阻塞,需要一条条疏通,今天的施针是最重要的,先疏通最重要的几条经脉。只要这几天经脉的气血可以运行,腿就会慢慢好的。”

     先前刘修逸说过,如果只是简单的针灸,他也是可以做到的。但凌德亮拖的时间稍长,所以必须要用真气帮忙疏通。

     针灸,其实是两种医术,一个是针法,一个是灸术。只有双管齐下才能发挥出针灸的威力。

     一般人施针,只是手法的不同,本质上都是通过人自身的免疫功能,让身体得到回复。这也符合中医上常说的“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的原理。

     灸,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是一种火疗。而真气输入,就如同灸。

     很快,凌德亮的双腿上布满了针,看上去还有些吓人。不过,凌明俊一家人也看过很多的中医名家施针,所以不觉得奇怪。

     针刺的地方代表着一个又一个的节点,疏通了一个节点,气血就会运行到这里。

     在先前的一些名医中,施针的位置和王锋大同小异,原本也是想着依靠凌德亮自身的气血运行,来疏通经脉,但效果不大。

     刘修逸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不过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凭简单的针灸,已经无法达到效果,所以直接的拒绝。

     如果把人体的经脉,比如一棵树,有着一条主干和无数条枝干,枝干上面还有着分枝。很多武侠小说中,常说的任督二脉,就是人身体两条最主要的脉络,在这两条脉络外,还有着无数的更细小的经脉。

     任督二脉一通,人的气血运行就能形成一个大周天,不仅身体健康,而且力气变的很大。

     王锋要做的就是把双腿的大主脉疏通,让气血运行。其他细小的经脉会依靠主脉上的气血,也会慢慢的运行起来。

     这样,只要气血运行,双腿自然会慢慢的有力量,最终就能站起来。当然,也是仅仅能站起来,要达到完全的健康有力,至少还需要一年的休养和锻炼。

     此时,最关键的地方来了,王锋要用真气通过穴位,也是针刺的位置,帮忙疏通。这是其他中医的针灸术所做不到的。

     他暗运真气,一股极为细微的暖流在经脉中流动,行走到凌德亮腿上银针的地方,银针就会飞快的颤动着,很是惊奇。

     凌德亮一家人,包括刘元龙,看的都目瞪口呆。尤其凌明俊看出,其他中医针灸时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对王锋更多了几分信心。

     不过,他看到额角上开始冒出汗了,但嘴里似乎嘟囔着什么,有些奇怪,轻声问刘元龙,“他在说什么?”

     刘元龙观察了一会儿,失笑起来,轻声说:“他一直在说,亏了……亏了……。”

     凌明俊也哑然失笑,莫名的对王锋多了几分好感。

     气血运行之处,银针便颤动着,渐渐一条腿上所有的银针都颤动着。

     王锋轻声问:“凌少,有没有感觉?”

     凌明俊热泪流了下来,说:“有,我有感觉了,好像一股热气在流动,还有些痒。爸、妈,我的腿终于有感觉了。”

     王锋说:“有感觉就好。”说着,便停下手,走在一边的沙发上,躺着。

     凌德亮着急的说:“王锋,不是还有一条腿?”

     王锋哼道:“难道我不要休息吗?你的腿时间拖的太长了,很麻烦的。真是,医治你真的吃亏了。”

     说是累,还真有点累,他完全放松的躺在沙发上,甚至闭上了眼睛。众人也不敢打扰他,当然也看得出王锋确实很累,于是走到外面的大厅。

     凌明俊看到了希望,欢喜的对刘元龙说:“云龙,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

     刘元龙微笑说:“我也是偶尔听说这小子会针灸,就提了一下。谁知这小子说能治疗,说实话,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

     凌明俊感叹的说:“真是人不可貌相。对了,云龙是如何认识他的?这样有本事的年轻人,可不多见哦。”

     刘元龙想,凌明俊早晚都会知道王锋和凌德亮之间的恩怨,想趁机解决这个麻烦。

     他把王锋被招入公司,当一名司机,谁知第一天晚上,就被肖志明拉去。后来,他才知道,这小子把凌少弄到了派出所。肖志明第二天就把他开除了。谁知道这小子竟然缠上他了,一心要他帮忙找工作,最后就帮他进入了长城汽修厂。

     刘元龙半真半假的述说,很多地方也是帮助了王锋。他说王锋进入汽修厂是因为他,而不是何光明的推荐,就是想着把两者的关系拉的远远的。

     但他不知道,王锋压根就不在乎。

     长城汽修厂的老总韩长城和刘元龙的关系很好,凌明俊也是知道的,所以并没有怀疑他的话。

     肖志明,凌明俊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愤恨,这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点点小事,竟然把它办成了这个样子。

     转眼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王锋也恢复了一些真气,把另外一条腿的大主脉疏通了。

     总而言之,凌德亮终于感受到了两条腿的存在,不禁喜极而泣。

     凌明俊也很是高兴,一下子就直接开了四十万的支票给王锋,说:“我就叫你王锋好了,钱拿去,我又多加了十万,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把小儿的双腿治好的。”

     王锋也不客气,接过支票,看了看上面的数字,竟然是四十万,乐滋滋的说:“你也用不着感激我,我来纯粹是为了钱。三天后,我再来施针,在这期间,叫人按摩的照旧。”

     刘元龙和王锋告辞后,凌明俊轻声的问凌德亮,“亮子,感觉怎么样?”

     “爸,我的腿真的有感觉了。这家伙,虽然我恨他,但也感激他。如果当时,我就算被拘留个十天八天,也不会出现这么多麻烦了。”

     凌明俊问:“亮子,现在你好好想想,当初是不是突然觉得双腿一麻,就跌倒在地上,然后何光明就开了一辆桑塔纳,飞快的驶来,一下子就压在了你的腿上?”

     凌德亮是不愿意再回忆这件事的,但父亲问起,只好说:“是的,当时我出了车祸也没细想,现在想起真的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