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审判
    西元2000年,华国国安部,某秘密基地。

     在一个狭小的审讯室中,一个巨大明亮的灯光,直射坐在审判椅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二十多岁,双眼透露出一丝的疲倦,整个身子瘫软的坐在椅子上。

     “王锋,现在有着最新的证据,证明你私下隐瞒了三亿美金的犯罪资金。说吧,这笔资金藏在哪里了。只要你把这笔钱交出来,国安部决定不追究你的犯罪行为。”

     王锋微微抬起了头,瞄了一下对面的两个国安人员,有些嘲讽的说:“既然有证据,还审讯我干嘛,直接判刑就好了。”

     一个戴眼镜的国安人员说:“王锋,曾经你也是国安特工……”

     王锋插道:“不,我不是国安局的特工,而是某秘密军队的反恐特工,在上一个任务结束的时候,就和你们国安局完全没有关系了。就算我真的犯罪了,也是军事法庭的事,跟你们国安局没有任何关系。”

     另一个提审员道:“只要是国家安全的事情,国安局都可以审判,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王锋冷笑道:“我和我的战友,一共十二个人,为了配合你们国安的行动计划,死的死,伤的伤,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好好的人。为国而战,我们身为军人,也没什么怨言,但我万万没想到,千辛万苦从国外回来,就被你们国安局以莫须有的罪名秘密逮捕,真让人心寒。”

     戴眼镜的提审员说:“我刚才说过了,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

     王锋不理睬他的话,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

     ……

     在审讯室的隔壁,另一间房间里,也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年纪很轻,戴着平面眼镜的女孩子,正透过屏幕,目不转睛的看着王锋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然后记录着什么。

     苏静,今年二十二岁,毕业于美国麻省学院心理学专业,现为心理学博士,同时也是华国著名的微表情专家。

     她的左边,也是一个戴着眼睛的斯文男人,叫刘文涛,是国安局副局长,也是他派人秘密抓捕王锋的。

     他问苏静,“苏博士,有没有看出他是否说谎?”

     苏静缓缓道:“王锋,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所以,他的心理状态,以及微表情所表现出来的内容,不能按照常规来推算。我还需要彻底的了解这个人的性格、处事方式,以及最近一段时间,在他身边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准确的推演。”

     另一个陪同的国安人员叫戴立国,今年快六十岁了,是国安局内部的一个审判专家。

     他说:“我可以简单的说一下,但这些都是绝密,希望苏小姐能保密。”

     苏静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可是签过保密协议的,离开这里,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忘掉。”

     戴立国道:“苏小姐应该知道,随着华国的迅猛发展,很多敌对势力,尤其是美国,暗中提供资金给一些反华势力,让他们对华国进行恐怖袭击。两年前,我们查到一个消息,一个反华势力,在俄国边界进行武器交易。我们国安局联合某反恐特种部队去阻击。在那一次的行动中,很多人员牺牲,王锋也失踪了。”

     “失踪了?”苏静问。

     戴立国继续道:“一个月后,我们得知,王锋以雇佣兵的方式,加入了美国的一个雇佣军兵团。后来又通过雇佣军兵团,加入了那个反华组织。”

     刘文涛接下说:“王锋是反恐特工,在那一次的行动中,牺牲了八个战友,还有三个战友重伤,所以他不甘心,想为战友报仇,就利用各种方式加入了这个反华组织。这一点,我们还是很佩服他的。”

     苏静听了王锋的事迹,也忍不住佩服起来,心道:果然是个热血的军人。

     戴立国道:“在美国,有着我们很多的特工潜伏在那里,和王锋联系上后,根据他提供的消息,最终把这个反华恐怖组织给消灭了。”

     苏静奇怪的问,“这么说,王锋是有功之臣了?”

     刘文涛淡淡道:“功是功,过是过。我们从另外一个渠道得到信息,这个反华组织有着三亿美元左右的活动资金不翼而飞,所以查到王锋身上。”

     “你们怀疑王锋私吞了这笔钱?”

     苏静疑惑的问:“虽然我不是特工,不了解恐怖组织,但按常理,王锋也不会接触到这笔钱,你们怎么会怀疑到他身上的?”

     戴立国迟疑了一下,低声说:“当初,王锋身边有着十一个战友,其中八个人牺牲了,三个人残疾了,我们发现,最近半年,每个月都会有一笔不菲的资金转到这些人家属的账户上。”

     苏静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淡淡的问:“所以,你们就怀疑这笔钱是王锋所寄。”

     “不错。”

     刘文涛道:“也许苏博士很难理解,我们为什么会对待一个有功之臣,但一切都为了国家安全。如果一个特工,突然有了很大一笔钱,就意味着可能叛变了。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

     ……

     王锋闭上眼睛,耐心的等待着军队上的人,带他回去。

     他从没有想到,一回到华国,竟然会被国安秘密抓捕。其实,这也不奇怪,以国安局的能力,怎么会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

     他的耳边似乎响起那些战友的话音:“我们说好了,不管我们谁牺牲了,我们都要帮着照顾他的家人。”

     “那是当然的,谁叫我们都是生死兄弟呢!”

     “生死兄弟!”

     王锋喃喃自语,眼睛有些湿润了,“兄弟们,你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还好,我为你们报了仇。”

     耳边似乎还响起枪击声和炸弹的声音。

     “疯子,小心!”

     一个战友扑到在他的身上,救了他一命。

     王锋的外号就是疯子。

     两年前,国安局联合某反恐军队,去消灭一个反华恐怖组织,最终发现上当了。国安人员先行撤退,他和战友们来断后。

     其实,不管怎么说,都需要有人来断后,从武力上来说,他们这些从特种部队出来的兵王干的就是这个活。

     一场战斗,一个小队,十二个战士,几乎都牺牲了。

     “疯子,你要好好保重。”

     “疯子,如果你活着,拜托你照顾好我们的家人。”

     “我王锋发誓,只要活着,一定帮着照顾好你们的家人。我们是生死兄弟。”

     最终,牺牲了八个人,重伤了三个人,只有他完好无缺。其他三人通过秘密渠道回国了,而他秘密离开,凭着超强的实力,加入了美国的一个雇佣军军团,又通过这个军团,加入了那个反华恐怖组织。

     他要报仇。

     而且,他心中有个疑问,为什么消息被泄露,为什么会中埋伏,他决定去调查。

     ……

     审讯室。

     带眼睛的审讯员缓缓道:“整个组织的人都死了,只有你活了下来,而那笔钱也失踪了,半年前,你曾经的战友,以及家属每个月都会收到一笔钱,这么多巧合联系起来就不是巧合了。王锋,你说对不对?”

     王锋睁开眼睛,呵呵一笑。

     “我知道你们国安局,有时候并不需要证据,怀疑就可以当成证据了。我身为一个军人,一个有着重大军功的军人,不会接受你们国安部任何的审判。这是你们第二十一次对我审问了,期间也用过一些刑讯,但我永远也不会接受你们审判的。至于其他,我不想说什么。”

     他又重新闭上眼睛。

     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不,还有一个人,一个瘦弱白净的美国小女孩,叫杰西卡,才十六岁。

     她是一个计算机的天才,曾多次利用黑客技术,进入过美国的国防部,后来被恐怖主义组织挟持,为他们服务。

     要知道,恐怖主义组织,明里全世界都会谴责和打击的,但暗地里,很多国家势力用大量的资金支持他们,所以很多金钱来往要做到极其的隐秘,就需要一个计算机天才。

     这个天才,被美国情报局盯上了,并没有逮捕她,反而让美国支持的秘密反华组织绑架她,让她为他们服务。

     杰西卡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身材发育的很好,她有一个梦想就是去做一个模特。

     恐怖组织成员对她心怀不轨,王锋无意中帮助了她,她就和王锋纠缠在一起了。其实,一开始王锋也不知道这个女孩究竟是做什么的。

     在最后一次战斗中,王锋接到消息,提前掩藏起来,躲避华国的小型炮弹打击。王锋忍不住把她拉走,救了她的命。

     趁着这个机会,杰西卡也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就是秘密处理金钱来往的计算机专家。她告诉王锋,这个组织有着五亿美金的活动资金,都是由她处理的。

     可以说,除了她,没有人知道这笔钱的去向。

     不过,杰西卡告诉王锋,趁着这一次机会,要重新换一个身份活着。她决定要做一个模特,做一个明星。

     作为智商超高的她,知道自己不能动用这笔钱,一旦动用了这笔钱,就会引起美国情报局的注意,很有可能她的身份就暴露了。

     而且,她除了计算机能力,没有保护这笔钱的能力,所以就把这笔钱转给了王锋。

     这笔钱已经被杰西卡稀释成成百个账户,放到了各大银行,而且有一部分买了一些公司的股份。

     整整一个月,杰西卡才教会王锋如何的运用这笔钱。当然,在这一个月里,王锋也教导小女孩一些华国功夫。

     两个人像亲人一样的相处着,相互约定,对方都是自己的秘密底牌。

     杰西卡通过黑客技术,更换了她的身份信息,成了一个从贫民窟出来的小模特,去好莱坞追求梦想了。

     王锋除了拿出一部分钱,投给了一个基金,让他们每个月都打一笔钱给战友家属,其他的金钱依然放置在国外秘密账户上,或者做一些投资。

     其实,在他的心中,这笔钱是属于两个人的。

     ……

     在某一个山村,这是一个贫困的山村,到处都是泥石、茅草建的房,又矮又小,而且不亮堂。

     不过,其中有一家是三间宽敞明亮的大瓦房,显的特别的耀眼。但村里的人都不会妒忌,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李家大儿子牺牲后,政府帮忙建的。

     时近中午,有三个政府人员走了进来,正看见一个年过半百的妇女和一女一男两个孩子吃饭。

     一个工作人员笑盈盈的问:“大娘,我是来向你调查一下,你儿子牺牲后,生活的怎样?”

     大儿子已经牺牲两年了,李大娘也不是当初那么伤心了。

     她很热情的招呼三个人坐下,然后感激道:“还是国家好,儿子虽然牺牲了,国家不仅给了我们十万的抚恤金,而且现在每个月还打钱给我们。现在生活是不用担心了,大女儿和小儿子也有钱上学了。以后,我也会让小儿子当兵去,去为国家效命。”

     政府人员有些尴尬,说:“那笔钱是不是半年前才开始有的?”

     李大娘不解,问:“那笔钱怎么了?”

     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冷淡的说:“那笔钱并不是政府打的,我们就是调查这笔钱的来源。”

     老人似乎惊呆了,有些不解,除了国家,谁还有这么好心,每个月都会打一笔钱给她。

     突然,电话铃响,老人接了一个电话。

     “大娘,我是楚江华,是你儿子李云飞的战友。最近半年,你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收到一笔钱?”

     李大娘说:“对啊。刚才,还有政府人员来调查这笔钱。这笔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江华沉默了一会儿,再说话时,声音有些哽咽。

     “大娘,那笔钱很有可能是一个战友自己救济的,现在他们在调查他。在当初,我们十二个战友都立誓过,只要谁活着,就帮忙照顾牺牲的战友家属生活……”

     楚江华简单的说了一下当初战友们的承诺。

     “什么?”

     李大娘怒了,摔下电话,从屋里拿起一把扫帚猛打三个政府人员,大骂说:“你们这些混蛋,滚……滚……。”

     大女儿和小儿子不解,连忙拉住母亲的手,问:“娘,怎么了……?”

     李大娘放下扫帚,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反正就是想哭。

     ……

     楚江华先前也以为这笔钱是国家打来的,也没多想,后来有人来调查,他觉得不对劲了,尤其提到了王锋,他脑子里一下子想起了当初那些战友的誓言,谁活着就一定帮着照顾家人。

     他的眼睛湿润了。

     很显然,凭王锋的经济实力是无法照顾到这些战友的,所以他一定通过不正当的手法得到了一笔钱,然后每个月寄给他们。

     每一个战斗小分队有着十二个战士,而这些战士也是有分工的。

     其中有一个军医,一个信息员(精通计算机),两个爆破员,两个侦查员,三个狙击手,三个突击手。

     当然,这些分工也不说绝对的。

     王锋被称之为疯子,实力是最强的,属于突击手。另外活着的三个战友,他楚江华是军医,战斗中一条腿炸残了,转业后开了一个小门诊。

     另一个叫胡兵,他是信息员,运气最好,虽然当时也是深受重伤,但医治好以后没有一丝残疾。转业后,开了一家有关计算机信息的公司,听说效益不错。

     另一个活着的战友叫李山虎,是狙击手,可惜的是一只手残了,也只能转业回家,听说在一个国企里面做门卫。除去抚恤金,工资刚够全家生活吧。

     楚江华打了几个电话,知道了一切,心中莫名起了怒火。

     战友,最可亲的战友,想起牺牲的战友,想起王锋宁可犯错也要帮助他们,他决定做些什么。

     他想了很久,终于拨动一个号码。

     某秘密特种师师长顾正阳的私人手机号码突然响了,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想了一下究竟是谁。

     接通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团长,我是楚江华。”

     楚江华原本是他手下的兵,那个时候,他还是团长。现在,他刚提升为少将军衔,成为特种师师长。

     “楚江华同志,你好,退伍后,生活怎么样?”

     楚江华忍不住哭了,哽咽的声音一下子传到将军的耳中。

     顾将军一震,他知道这些可爱的战友,如果不是遇到天大的困难,是不会联系他的。这一刻,他有些内疚,觉得对这些曾经的手下,关心还是太少了。

     “楚江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江华平静了一下心情,坚定的说:“团长,江华为国牺牲,无怨无悔,但国家政府不能寒了一个军人的心。”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团长还记得王锋吗?”

     楚江华简单的说了有关人员过来调查王锋的事情。

     他说,“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一群活着的,还有牺牲的战士,都是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怎么能这样莫须有的对待一个有功之臣。”

     刚上升为将军的顾正阳怒了,“我知道了。”

     他动情的说:“江华,以及所有的战友,我对你们的关心太少了,我对不起你们。你放心,我一定会去国安部讨个说法的。”

     ……

     国安总部。

     顾将军对国安局局长肖源道:“我不多说什么。王锋是一个军人,无论他犯下什么错,都应该交给我军事部门,而不是你们国安局。”

     肖源局长简单交代一下王锋与三亿美元资金有关,将军怒极而笑。

     “且不说是否有确实的证据,但凡就说对待一个立下大功的战士,你就不能这样做,没有通知我军方,竟然秘密抓捕。现在,我必须要见到王锋,把他带回去。如果肖局长不同意,那么下次就不是我一个人来了。”

     肖源局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他微笑说:“顾将军息怒,无论你们军人,还是我们国安局,都是为了国家的安全而战斗;尤其你特种反恐部队,跟我们国安部门合作的次数最多了。”

     “你也知道合作,两年前的合作,牺牲了多少个战士,唯一还好好的王锋,才立下大功,刚回到祖国,竟然被你们秘密抓捕了,你让我如何在战士面前抬起头。”

     肖源不紧不慢的说:“放他,当然可以,不过我觉得王锋已经不适合再当一个军人。因为他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心思已经不单纯了。况且,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们国安不需要完全的证据,只要通过合理的推理……”

     顾正阳冷笑道:“合理的推理,局长,你是不是侮辱我的智商?王锋在作战方面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要不让也不会叫他疯子,但让他把一大钱转出来,他还没有这样的本事。如果从技术上来讲,有这个能力的是胡兵,可惜,自从上次战斗后,强烈要求退役了。而且,你觉得,他在一个基地组织中能接触到钱,还是三亿美金。如果你们国安有着这样的智商,我很怀疑你们的能力。”

     肖源并没有生气,说:“让他退伍吧,我们还是要监视他的。三亿美金,不是小数目。”

     “你们不能永远都监视他吧。”

     “三年,我至少要有三年的时间。如果在这三年里,他始终没有动用过这笔钱,我相信他确实不知道这笔钱。”

     ……

     审讯室,

     王锋看着审讯人员,突然道:“是不是我马上就能出去了,所以你们有些迫不及待了。”

     “为什么这样认为?”

     “我从你们的语气中,眼神中,表情中,能感觉到。”

     “你是不是能出去,并不是由我们说的算,而是由你决定。只要你交代出那一笔钱的动向,按照你立过的功劳,可以很平安的转业回家。”

     王锋道:“原来,你们还知道我曾经是立过功,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一年,我们十二个战士,为了配合你们国安的行动,中了埋伏。为了让你们国安人员安全的撤离,我和我的战友留下来断后。最后,八个人牺牲了,两个人残疾了,还有一个人受了重伤,只有我,只剩下我一个人完好无缺的活了下来。”

     “我那些可爱的战友啊!”

     王锋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我好想念你们,好想和你们再一起并肩战斗。而你们,国安局,却早已经忘了我们,忘了我们曾救过你们。原本,作为一个军人,为国牺牲,无怨无悔。但我决定为他们报仇,所以隐藏身份,先是加入一个雇佣军团队,后来加入到那个反华恐怖组织,给你们国安提供消息。六个月前,我们在国界处,又是配合我们的特种部队战士,消灭了那个组织。而现在,你们把我这个首功之臣关在这里,跟我谈什么三亿美金……”

     王锋露出一丝微笑,微笑中透露出绝望……,或许不是绝望,而是一种迷茫……

     在对面的房间里,一双眼睛紧紧观察王锋每一个表情的苏静,却猛然的一震。

     王锋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到,并且来判断是否说谎。她不敢确定有没有说谎,但情感流露是真实的。

     如果说,一个经历过各种训练的特工,有着各种反审讯的经验,那么她相信这一刻的真情流露,是没有作假的。

     苏静,从各个方面的消息中,基本得出了一个脉络。

     王锋,华国某秘密反恐军队的特工。

     两年前,配合国安行动中,中了埋伏。为了掩护国安人员离开,他所在的特工小队留下来断后,最终,一个十二人的小队,八人牺牲了,三人重伤和残废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一怒之下,潜伏在那个恐怖组织中,提供消息,最终被国家消灭了。

     然而,国安人员得到一个消息,这个恐怖组织有一笔三亿美元的活动资金消失了,而此时活下来的只剩下王锋一个人了。

     先前只是怀疑王锋,毕竟一个作战人员,又不是一个恐怖组织的高层,不可能接触到这笔资金,但后来通过调查,发现他的十一个战友或者是战友亲属,每个月都会收到一笔钱,所以一下子他的嫌疑就大了。

     当王锋秘密的凯旋而归的时候,他们就秘密逮捕了他,进行审讯。今天,他们也邀请了她这个心理学和微表情专家来观察他是否说谎。

     原本,作为一个单纯的工作,而且签了保密协议的人员,心理状态一直能做到理性,当她看到他绝望和失望,还有迷茫的眼神,她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很痛。

     是什么,让这个才二十五岁的优秀战士,透露出绝望,苏静不想去思考什么,也不想去评论什么,她只是觉得心痛……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陪同她的国安人员,只见他们不动声色,完全看不出一丝表情的变化,心中不仅暗叹:无论王锋,还是这些国安人员,都是一些变态呀,用常规的微表情理论和心理学理论,完全没用。

     今天的审讯,看样子到此结束了。

     刘文涛副局长对苏静说:“苏博士,就这样吧,一起吃个饭。”

     苏静摇摇头,合上笔记本说:“我会很快的把结论给你们的。”

     “不着急。”刘文涛淡淡道。

     苏静突然冒出了一句,其实当她说出口就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你们会一直关着他吗?”

     刘文涛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秘密的事情,说:“不,他的上级来接他了,今天算是最后一次审讯,毕竟他是一个有功之臣嘛。”

     苏静很是无语,但还是微笑的问:“那么,我以后还能做他的研究吗?我觉得,你们这些经过训练的特工人员,很有研究的价值。”

     刘文涛哈哈大笑,说:“以后,你想研究都是你私人的事情。好,我也等着你的研究成果,说不定会对我们有大用。不过还是那句话,注意保密,今天所有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这个我懂的。”

     ……

     王锋没有被送到禁闭室,而是被送进一间比较豪华的酒店式的套房。

     当他洗了一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门开了,一个气势轩昂的军人走了进来,说:“王锋,我来接你了。”

     王锋很是惊讶,立刻敬礼,道:“团长,你这么亲自来了。”

     顾正阳对着王锋的胸口,捶了一拳,大笑道:“你这小子,又立一功。算了,这些不说,一起回部队,我为你接风洗尘。”

     “哎呦,老顾,既然到了我们国安局,当然是我这个主人来请了。”

     随后跟进来的肖源,看着王锋,伸出右手,道:“我是国安局局长肖源,王锋同志,你辛苦了。”

     王锋并没有搭理他,说:“我是一个军人,还是回军队吧。”

     ……

     回到军队,王锋才知道,以前的团长现在已经升为少将了,以前的特种团已经升级为特种师。

     “团长,我想退伍。”

     顾正阳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心思。这些年,你辛苦了,我也要代表战友们,感谢你照顾他们的家人。”

     王锋深深的看着将军,说:“原来团长也怀疑我贪了那笔钱。”

     顾正阳哈哈大笑道:“我先不说你有没有贪了那笔钱,今天我就告诉你这小子,就算你贪了这笔钱,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我只知道,你为国家立过很多功劳,我是不会忘记的,国家也不会忘记的。”

     王锋沉默一会儿,缓缓说:“我想祭奠一下那些战友。”

     在烈士陵墓前,王锋和顾正阳提着一瓶酒,打开酒瓶,洒在幕前。

     王锋眼睛湿润,一字一句道:“战友们,你们的仇,我已经帮你们报了,你们的家人,我一定会努力的照顾到。”

     他的耳边还回荡着战友们开玩笑的声音:“疯子,疯子……”“我们都说好了,谁牺牲了,我们大家都帮着照顾好家人。”

     他的外号就是疯子,打起仗来很疯狂的一个,不怕危险,却很少受伤,所以战友们都叫他疯子。

     王锋转头的对将军说:“我不知道,按我的功劳能拿到多少钱,我都不要了,给牺牲的战友亲人们吧。我知道,有几个战友的家庭情况并不是很好。”

     ……

     王锋是一个秘密军事人员,他退伍转业,身份也作了正大光明的改动。

     一个普通的军人退伍证,一本A级驾照,还有一个一等功军功章,当然这个军功章还是那一次战斗中发下来的。

     其中还有一个本子,竟然是国安工作证。

     王锋一愣,说:“我不需要。以后,我就会做一个普通的公民,做一个平凡的公民。”

     顾正阳嘿嘿一笑,说:“你用不着这么快下决定。你放心好了,这只是让你能解决一些麻烦,绝对不会安排你工作。换句话说,这是国安补偿你的。”

     “我不需要!”

     ……

     当王锋悄悄离开军营的时候,一个少女闯进了顾正阳将军的办公室,说:“爸,你是说王锋退伍了。”

     “嗯。”

     “爸,我也要退伍,我要去找他。”

     将军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找到他又能怎样,他已经放下了军中的一切,况且,他也一直把你当成一个妹妹看待,没有别的心思。”

     他心里知道,国安局在某个角落还是监视着他,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王锋扯上什么关系,当然,他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身份上。

     “我不管!”

     在另一个高档的办公楼中,苏静的心很不平静,脑海里一直回想着王锋那个有些失望、有些绝望、有些迷茫的眼神……她的心乱了

     而王锋踏上回去的班车,像一个普通人挤在拥挤的大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