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方家有客
    杨柳依依清风徐徐,正值阳春三月,锦江环境宜人景色秀丽,令人流连忘返沉浸其中。

     阳光灿烂,微风熏人,还有鸟儿在枝头喳喳叫。庭院一片温馨宁和,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这宁静美好。

     方富生目眦欲裂壮若疯癫,“这个狗奴才,他竟然骗我的钱,我供他吃供他喝给他钱,他竟然骗我钱,我的钱啊,我的钱。”

     苏语秋闻声赶来,对方富生的鬼哭狼嚎视若不见,老爷是出了名的爱财,掉一文钱都像割肉一样疼,招来旁边管家方忠,“怎么回事?”

     “茶号的一个茶佣说家里老母生病急用钱,管事念他在茶号待了三年为人老实忠厚,就给了他银子,那人感激说三天就回来,谁知一去不返了。”

     “给了多少?”

     “十两。”

     旁边,方富生还在心痛,“我的银子啊,这个畜生,我好心好意帮他,他竟然骗我的钱。”一想到那十两银子,他的心就在淌血,十两,这可是要他命啊。

     苏语秋屏退左右的人,倒了杯茶,“老爷,喝茶。”

     方富生接过茶杯牛饮,一口而尽,睁着通红的双眼,“夫人,我们方家最近是不是冲撞了那路菩萨?”前些天子宸出去收茶回来的路上不慎滑下山坡,跌伤了脚,今天又遭人骗钱,“我们是不是到庙里给菩萨上上香?”

     “不就十两银子吗?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一文钱那也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

     “气病了,看病抓药不要钱啊?”知道老爷的老毛病又犯了,苏语秋懒得理他。

     一听到要花钱,方富生立马不生气了,“这都是陈管事的错,这十两银子从他薪资里扣。”

     “茶号本来就允许茶佣在急用的时候向号里借钱,陈管事只是按规矩办事,何错只有?”

     “给他一两就可以了,干嘛给十两。”

     “一两够看病抓药吗?”

     方富生不依不饶,“那我的银子呢?谁赔我的银子?”他就是太善良了,才会给那些小人有机可乘,“不行,我要吩咐下去,以后不允许借钱给茶佣,谁来也不借,看他们还怎么骗我的钱。”

     “老爷。”无奈的语气。

     “在这样下去,我们家该破产了。”

     “老爷。”明显已经带有怒意。

     方富生打自己的嘴,“我胡说胡说的,菩萨千万别当真,别当真。”

     “茶佣大多是穷苦人家,我们帮帮他们也是做好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别的茶号涨薪资的时候他们仍然愿意留在我们方家,不是吗。”

     知道夫人说的有道理,方富生不再计较,其实方家家财万贯,十两银子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最近有一批花茶要出售,我去茶号看看制的怎么样了。”

     花园里花团锦簇花香阵阵,方富生双手后背,慢悠悠的走着。在门口发现有一个男人盯着自家的门匾目不转睛。白衣飘飘长身而立,漆黑如墨的长发披在肩上,是个极其俊美的男子。

     方富生看看自家门匾又看看那个男子,“在看什么?”

     封夜天回神,“你就是这家的主人?”

     “我就是方家的主人。”方富生昂首挺胸颇为自豪,暗自决定,这个人好奇怪,如果他是来借钱的,自己一定不会借给他。

     “贵府上空有黑气笼罩,将有不好的事发生。”

     原来不是借钱的是骗钱的,像他这样的人他见多了,方富生不理他。

     “你们家是做茶叶生意的。”

     “这件事整个锦江都知道。”

     “你刚被骗了十两银子。”

     方富生离去的脚步止住。

     “府上现有受伤正在静养的人。”

     方富生转身。

     “两天后你的茶号会起火,损失惨重。”

     “大师,大师。”方富生彻底相信了他的话,急切求救,“请你救救我吧,茶号是我一辈子的心血,没有茶号,我们家也完了,请大师救救我吧。”

     封夜天交给他四个红色的药丸,“方老爷命中有此劫难,此举乃是逆天行事,万不可对第三人说起,否则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我知道,我知道。”方富生将药丸收好,“我要怎么做呢?”

     “将药丸溶于水中,洒与茶号各个角落,方可避免灾祸。”

     “我一定照办。”方富生离开又折回来,“两日后我去那找大师呢?大师帮我这么大的忙,我一定要好好答谢您的。”

     “我住在锦江客栈。”

     “好好,两日后我亲自去接大师。”方富生脸上堆笑,心里却在想着,如果这四个药丸不能让我的茶号幸免于难,我要让你赔偿我的一切损失。

     锦江客栈

     封夜天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膝盖上,闭目凝神,他面前悬着一把剑,造型古朴剑身的花纹繁复,发着淡蓝色的光,正是逆殇。

     逆殇剑是封夜天十五岁的时偶得,据说是上古一名战将的爱剑,拥有巨大的威力,可他感受不到任何灵气,这把剑还没有认他做主,没有臣服于他。金罕长者说上古神剑拥有自己的意识,在它没有认你当主人的时候强行使用只会被它所伤,这些年他不断的尝试着与剑沟通,可一无所获,任他用尽方法它都毫无反应。

     ‘叩叩’敲门声响起,封夜天睁开眼,周身白色的雾气散去,悬在面前的逆殇消失,他从床上下来,“进来。”

     淡紫色的罗裙,眉间紫色的凌霄花瓣印记,竟是紫玉,“紫玉见过主人。”

     “不必多礼。”

     清清冷冷的声音,紫玉起身,有一瞬间的失神,当年自己离开的时候主人还是一个六岁孩童,如今已是一个风度翩翩气质出众的俊公子。

     “主人是来接巫女回族的吗?”

     “星祀老人说巫素族有劫难发生,我们需要她的力量。”

     “现在就带她走吗?”

     封夜天摇头,“她现在灵力被封,即使回去也打不开剑谱,回族之前要解开她被封印的记忆,唤醒她巫女的力量。”

     ‘你相信我吗?’‘我相信王上。’紫玉想起当年封印的契索,会心一笑,“巫女一定会相信主人,回想起一切的。”

     “烟柳熏。”封夜天微不可察的皱眉,顿了一下之后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紫玉微微一笑,“柳儿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