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好好了解
    封夜天放开她的手,他的手中出现了当年约定的那半块玉佩,而她的手掌空空如也。

     白皙小巧的手掌中空无一物,封夜天盯着她的手,悬在半空的手不自由的握住,收回来。

     “怎么了?”对方沉着脸,是自己做错什么了吗?烟柳熏小心翼翼不敢出声。

     封夜天不解,自己已经解开了她的封印,那她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回想起巫素族的一切,可是为什么她的玉佩没有出现呢?

     “小时候的事,想起来了吗?”

     “我之前早就告诉你了,我是因为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全部忘记了,怎么可能想起来。”

     窗外飘起了小雨,雾蒙蒙的外面的事物看的不真切,屋顶那抹紫色的身影已经消失。

     “为什么没有出现呢?”封夜天喃喃,难道她还是不相信自己?

     “这是你们巫素族鉴别别人是否相信你们的一种方法吗?”只有他的手中出现玉佩,而自己的没有,是说明自己不相信他吗?“我不知道玉佩为什么没有出现,但我是真的相信你的。”

     “与你无关。”

     与自己无关?烟柳熏更不明白了,突然跑来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些莫名其妙的事,自己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到弄得跟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似的,“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半块玉佩在封夜天的手中消失。

     “可是我现在就想知道啊。”烟柳熏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雨中。

     雨势渐大变成漂泊大雨,有灵力护体封夜天不用担心被雨水淋湿,雨天和晴天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封印的契点是相信,为什么她相信自己,玉佩还是不出现呢?封夜天不解,他将紫玉唤来。

     一身紫衣,紫玉撑着油纸伞出现在雨中,“主人。”

     “巫素族会法术的人都有灵力护体,不惧雨的。”

     紫玉浅笑,“习惯了。”她将伞收起,雨水落下,在距离落到她身上一指的地方向旁边滑落落下。

     “我已经将巫女的封印解开了,当初封印的契点是相信,为什么她相信我,玉佩还是不出现呢?”玉佩出现就预示着她恢复了巫女的能力,这样自己就可以把她带回巫素族了。

     “巫女没有回想起自己的身份可能和封印无关。”

     “和封印无关?”

     “五岁的时候你们都还小,而且巫女自小便离开巫素族,想不起来那里的一切也情有可原,巫女现在没有身为巫女的责任感,玉佩自然不会出现。”

     “什么意思?”

     “玲珑玉佩的出现是王上和巫女之间的相信相互信任,她现在没有恢复记忆,更不知道自己是巫素族的巫女,但是这样简单的相信玲珑是不会出现的。这也是主人为什么要先恢复巫女的记忆的原因。”

     封印解除,巫女还是没有恢复以前的记忆,原因是她当时年纪小,即使没有封印也不记得巫素族的一切了,是这样吗?封夜天皱眉,原以为解开封印她就会恢复记忆带她回去,事情好像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巫女毕竟是巫素族的人,想象她迟早会想起来的。”

     “玄灵教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再次出手对巫素族不利,我没有时间等。”

     “所以主人才要留下来,相处之中向巫女透露巫素族的点点滴滴,尽快帮助他回忆起来。”

     留下来,和她相处?

     “巫素族是团结友爱爱好和平一族,当初祖先将冰魄寒剑剑谱传下来,并规定巫女开启,王上修炼,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想独霸,给族人带来灾难,而开启的条件就是需要两个人相互信任,抱着保护巫素族人民的决心。”

     “巫素族的王上都是英雄,主人一定也是一位好王上。”

     “我都没有这样的决心,你为何这么相信我?”

     紫玉浅笑,“我自然是相信主人的。”王上的贴身侍女就是要为主人奉献自己的一切,所以我会尽我所有的帮助你。

     封夜天凝视着她唇边那一抹笑,突然想到成为巫素族王上的那一天,那是自己第一次见到紫玉,那个时候她就是也是这个样子,一身淡紫色长裙,眉间淡紫色的凌霄花瓣印记,含笑凝望自己,叫自己主人。

     ******

     雨水敲打窗棂滴滴答答,仿佛一首动人的曲子,绿叶被雨水冲刷青翠欲滴。

     烟柳熏坐在窗边的榻上,出神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真的会出现吗?”她双手合在一起,闭眼凝神聚会,好一会之后张开,“还是没有。”

     试了一遍又一遍,期待中的半块玉佩始终没有出现,烟柳熏有些沮丧,自己没有不相信他啊,为什么就是不出现呢?“难道是我对他还不够了解?”

     自己知道他叫封夜天,来自一个叫巫素的地方,他这次出来是为了找他们族的巫女,帮他一起度过族里的灾难,除此之外就一无所知了。

     巫素族在什么地方,他们有着什么样的责任,他有什么爱好,喜欢做什么事,吃什么食物,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想着想着烟柳熏就想歪了方向,这些自己统统不知道,这样一想自己对他了解的很真实少啊。

     “玉佩不出现一定是这个原因,就这么决定了。”烟柳熏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封夜天这个人。

     “决定什么了?”紫玉在对面的椅子上,被她吓了一跳。

     “我要好好了解封夜天这个人。”

     “了解封公子?”眉宇间的凌霄花瓣隐去,周身也没有灵力护体。烟柳熏不知道紫玉的真实身份,她在她面前也装作不认识主人。

     “对。”烟柳熏肃容,似乎做了一个很难做的决定。

     紫玉点点头继续看书,这样也不错,主人的责任就是保护巫素,多向她讲一些巫素的事,或许她很快就会想起以前的事。

     ******

     方富生念着生意的财运,对女儿和大师的婚姻格外关心,几天过去没有动静,他忍不住主动询问,方夫人的回答是她也不清楚。

     “怎么会不清楚呢,你没有问?”

     “问了,可是……”苏语秋想到了那天两人各自的反应,“柳儿是对封公子有意,可是封公子那边,我就不清楚了。”那天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去问柳儿,之后就出去了。

     “很重要的事?什么事?”

     苏语秋瞪他一眼,“我怎么知道,他们又没有告诉我。”

     “这点事你也办不好。”方富生抱怨,看来还是要自己亲自问才行,“去,把小姐叫来,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她讲。”

     不多时烟柳熏过来,“爹,您叫我?”

     这种事他当爹的不好开口,方富生看夫人一眼,示意她讲,二老你推我让半天没人开口。

     “你们叫我过来,不会是让我看你们打哑谜吧。”烟柳熏打趣。

     最后还是苏语秋开了口,“那天封公子去找你,你们……”

     “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烟柳熏肃容,“女儿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如果爹娘没有别的事,女儿先告退了。”

     两人的婚事没有希望了,方富生有些失望,“那徐公子那边?”

     “帮我回绝了。”

     这边也不行,那边也不嫁,方富生担心,“柳儿不会嫁不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