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怎么才能相信
    贼人除去,锦江恢复平静,封夜天恢复以往的平静,安静的坐在房间看书。

     “银子找回来,封公子为锦江的人们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大家都想谢谢你呢,为什么不出去啊。”

     “银子是你找回来的。”若不是她说服火狐也不会这么轻易得到银子的下落。

     “如果不是你找到她,那轮的得到我说服她,说到底还是你的功劳。”知道封公子是个冷漠的人,烟柳熏不再为他的少言寡语有顾虑,“多和别人接触一下也好啊,这样对你找人也有帮助。”

     “我找的人不需要他们的帮忙。”

     “知道封公子本事大。”烟柳熏拉着他往外走,“那也到外面走走,别一个人闷在屋子里啊,会生病的。”

     封夜天本想拒绝,但听她刚才说多和人接触有利于找人,就跟着她出去了,多和她接触一下是不是就知道她每天都在想些什么了。相信,他会相信自己吗?

     ******

     过集的日子,街上热闹非凡,有街头卖艺的有耍猴玩杂技的,小摊上的东西让人目不暇接,烟柳熏买了两个糖人递给封夜天一个,“给你。”

     “我不吃。”

     “就知道你不吃。”烟柳熏很高兴,“两个都是我的喽。”

     “昨天晚上你怎么会在那里?”

     烟柳熏手上的动作一顿,“我……我不放心那你一个人啊,所以就跟在你后面出去了。”去找他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出去,好奇他去那里所以就跟着去了,可谁想一出门就看不到他,四处乱撞的时候看到树林那边有红光,谁知道刚躲到树后面就被发现了,还差点送了性命。“我还没有谢谢你救了我呢,谢谢你。”

     “你不怕我是妖?”昨天她从自己房间离开的时候几乎是逃也似的跑了。

     “不会啊,紫玉姐姐说你不是坏人,而且如果你真是坏人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她觉得紫玉姐姐说的很有的道理,而且经过昨晚的事后她更加肯定了。

     “你很相信紫玉?”

     “紫玉姐姐从小就陪在我身边,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当然相信她。”

     她相信紫玉,这样的话自己将心诀教给紫玉,让紫玉帮她解开封印,这样她应该就能恢复以前的记忆,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也省去了自己不少麻烦。

     紫玉听后拒绝了封夜天的要求,“不是我不帮主人,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主人的封印只有您自己能解开,我是帮不了你的。”

     “非我不能?”

     “解铃还须系铃人。”紫玉道,“主人放心,巫女在内心深处对您有亲切熟悉感,说明她对以前的事不是完全没有印象。而且我感觉到,经过火狐的事,你们现在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很好的朋友?”

     紫玉淡淡一笑,“我看的出来,巫女还是很愿意和主人亲近的。”朋友间最基本的就是信任,巫女相信主人只是时间问题,“先从朋友开始吧。”

     紫玉看出了他的困惑,“彼此间相互了解熟知,进而友谊加深,无需刻意去做什么。”

     是这样吗?在巫素族自己是王上,做决断下命令没有人忤逆自己也没有敢质疑自己,从不曾和人做朋友的经历,如何和一个人做朋友?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女孩子,按照紫玉说的做就可以了吗?

     时隔多年,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自己也不是六岁孩童,或许自己该主动去了解她的一切,了解她的生活她的脾气和喜好。

     ******

     前几天买的布料送到了裁缝铺,今天裁缝师傅将做好的衣服送了过来,方富生掏银子的时候手抖个不停,贼人已除,银子不会被偷,他开始后悔当初买了那么多东西,瞧这一大堆,得花多少银子啊。

     “这可是你让我们买的。”苏语秋将衣服搭在身上,“好看吗?”

     方富生苦着脸,花了那么多钱能不好看吗,“好看。”

     不知道苏语秋是有意还是无意,嘀咕了一句,‘我也觉得很好看,这十两银子真没白花。’

     “十两银子一件衣服?”方富生差点晕过去,扭头看到女儿手腕上莹白的镯子,“柳儿,你的首饰不少了,这对镯子还是退给人家吧。”

     方夫人厉声,“退什么,堂堂方家,连一对镯子都嫌贵要退回去,传出去岂不叫人笑话。”

     早知道就不该让她们去买,现在可好,没让贼人偷取倒给了店铺,这和被偷了有什么区别,贼偷了还能找官府,买东西自己给人家的找谁说,方富生暗自打定主意,五年之内家里谁也不准买首饰衣服了。

     “方老爷方夫人。”封夜天一身白衣,风轻云淡。

     “是大师。”方富生脸上堆笑。

     “送给你。”烟柳熏拿着一件白衣上前,衣服手感柔软,一看就是上好的布料制作而成。

     “送给我?”封夜天有些吃惊。

     “我们是朋友嘛。”没想到他会接受,烟柳熏很高兴。

     “大师要找的人找到了吗?”

     封夜天摇头,方富生是出了名的爱财,自己吃他的住他的,他不会是要赶自己走吧?

     “没关系,慢慢找总能找到的。”方富生讨好道,“有需要方某帮忙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

     “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你在这里就是我的福气财气,你在这里住的时间越长约好,最好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大师来找我有事吗?”

     “初到锦江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所以我想让方小姐带我四处走走。”封夜天淡淡道。

     方富生连连道,“好好好,柳儿陪大师去吧,有什么喜欢的尽管买,都算在我方某头上。”大师这是要常住啊,真是太好了。

     两人出门,烟柳熏打趣,“我爹对你真是不错,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他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呢。”

     “是吗?”

     “你都不知道我爹有多小气,平时我和娘还有大哥要买东西的时候爹总是千叮嘱万嘱咐少买点少买点,别买太贵的。”

     从来不需要钱,封夜天对银子不太了解,“你们家很缺钱吗?”

     锦江数一数二的茶号算穷吗?不过不管他们家是不是穷,爹一直觉得他们家很穷舍不得花掉一文钱是真的。

     烟柳熏不再和他谈论着这个话题,“在想你找的那个人吗?”

     封夜天看她,上次也是,她总能察觉到自己的心思,“你怎么看出来?”

     “你这个人虽然话不多,总是冰冷冷的一副都离我远点的样子,但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你的心思,你有心事对不对?”

     “如果是一个陌生人,你怎么才能相信他呢?”

     “封公子要找的人不相信你,不肯和你回去吗?”

     封夜天望着碧波荡漾的湖面,“我还没有告诉她。”

     “相信的话,只要对方是好人,我就会相信他了。”烟柳熏闪着明亮的大眼睛,“封公子是个好人,所以你找的那个姑娘一定会相信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