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老神仙的预言
    “是你?”

     “是啊,没有想到我又回来了吧。”烟柳熏进门,看到手上的梁楚英,“你真的对自己的丈夫痛下杀手。”

     姜芸不屑,“我为什么不敢,他早就该死。”

     “来人。”懒得和他们废话,既然被她们发现,梁达决定斩草除根以免遗留祸患。

     “下人们忙了一天,我让他们全部睡觉了。”

     感觉到事情不妙,梁达于抓住烟柳熏做人质,被封夜天一个动作制服,他手中的刀子插在桌子上,通过他的手掌,梁达痛的哇哇大叫。

     “你,你们要做什么?”姜芸吓破了胆,拿刀子抵在自己脖子上,想了想又抵自梁楚英脖子上,“你们再向前一步,我就杀了他。”

     “用你的丈夫来威胁我们,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烟柳熏慢慢靠近,在姜云看来如同地狱鬼使前来索命,手一抖刀子掉在地上,“你,你们想怎么样?”

     烟柳熏帮梁楚英止血,“梁大哥你想怎么处置他们两个?”

     梁楚英挣扎着坐起好,看着瘫在地上的妻子,心痛愤怒齐齐涌上心头,“你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姜芸跪走到梁楚英脚边痛哭流涕,“相公,我错了,你原谅我,我以后一定尽心尽力的服侍你,再不和这个人有来往,你原谅我。”

     “你爱他?”

     “不不不。”姜芸猛摇头,“我不爱他,我的心里只有相公,我只爱相公你,相公,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梁楚英痛苦的闭上眼,“你走吧。”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烟柳熏义愤填膺,“太便宜他们了。”

     “是我忽略了她的感受,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不是她一个人的错,我也有责任,既然他们相爱,就让他们离开吧。”身体累,心更累,梁楚英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气无力。

     “不,不。”姜芸壮若疯癫,“我不走,我那也不去,这是我的家,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是梁府的女主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哈哈,都是我的。”声音渐远,姜芸已经疯了。

     烟柳熏看梁楚英,梁大哥是个好人,上天为何要这样对待他。

     “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日落日出又是一天,碧空如洗祥云团团,是一个好天气。

     “大哥,梁大哥不会想不开吧?”

     “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梁兄会遇到这样的事说不定是别有用心的安排,相信他很快会振作起来的。”

     白色的身影冰冷不易亲近,别有用心的安排吗?烟柳熏田甜一笑上前,“渴不渴,我这里有水。”这次多亏了他帮忙,梁大哥才躲过一劫,他本是不去的,是自己软磨硬泡,他不胜其烦勉强同意,他似乎很怕麻烦,可自己总是给他找麻烦。

     “不要再惹麻烦。”封夜天有点后悔,这次出来唯一的收获就是巫女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烟柳熏嘻嘻一笑,“不要生气了嘛,前面客栈我请你吃叫花鸡,特别好吃。”

     万客面馆是小村庄的一个小店,供平时村里的人闲暇是喝口茶打个牙祭,因此十分简单,随便点了几样小菜之后烟柳熏问小二,“你们这里有叫花鸡吗?”

     小二将毛巾打在肩上,“姑娘,你这为难我们了,我们这小村小店那有那个啊。”

     “下个镇上我一定请你吃。”烟柳熏冲封夜天讨好一笑。

     “你有把我当朋友吗?”紫玉曾经说过朋友是相互关心相互照顾的,他怎么感觉不到她在关心自己,反而总是给自己惹麻烦,让自己帮她做着做那。

     答应对方请对方吃鸡的,可自己却没有做到,烟柳熏以为封夜天生自己的气,“今天一定让你吃到。”

     花了两倍的价钱,烟柳熏从老板那里买了一只刚杀的鸡,拎到村边的小树林里拔毛除内脏,和泥,最后架在火上烤。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她手忙脚乱,头发散落下来也顾不上,脸被火熏得发黑,整个人狼狈不堪。

     烤到一半的时候柴不够,烟柳熏去找柴,回来的时候火快灭了,赶忙放下柴去吹火,被呛到,咳嗽不止,忍不住抱怨,“也不加点柴,火灭了怎么办?”

     封夜天无辜,“是你烤给我吃,为什么要我动手。”

     “真是个少爷。”烟柳熏抱怨,转而一想,对方本就是王上。

     香味阵阵,烟柳熏熏贪婪的允吸一口香气,自己第一次动手,做的还不错嘛,献宝似的递到封夜天面前,“新鲜出炉的叫花鸡,保证好吃。”

     “让我吃泥?”

     烟柳熏将外面的泥打开,“少爷请用。”

     封夜天扯下一片放进嘴里,“我不是少爷。”

     “怎么样?”

     “剩下的都是你的了。”

     “不好吃吗?”烟柳熏也扯下一片,仔细品尝,是没有客栈的味道正宗,但也不是难以下咽啊,自己辛苦做的竟然一点也不领情。“你晚上没吃东西,多少吃一点吧,味道是差了一点,但也可以吃啊。”

     “我们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朋友对吗?”封夜天盯着她被抹的乌黑的花脸。

     “当然。”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中油然而生的熟悉感,不自觉的想要靠近,想了解他更多,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虽然很多时候都是他在帮助自己。

     “如果我需要你的帮助的时候你会帮我的,对吗?”

     “义不容辞。”烟柳熏毫不犹豫,“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他这么厉害,有什么事能难住他呢,就算有也不是自己能帮忙解决的啊。

     “回去吧。”封夜天忍不住想到,以往历任的巫女也像她这般啰嗦爱管闲事吗?

     烟柳熏跟上他,“你还没有告诉我什么事呢,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尽力帮你,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别不信啊,说吧……”

     “闭嘴。”

     “说说呗,我有什么事都告诉你,你有事却不告诉我。”

     “……”

     “你说过我们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朋友,那我们就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既然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有什么话不能说呢。”

     封夜天扯一块鸡肉塞进她嘴里,烟柳熏将鸡肉咽下,“说说呗,我很想知道。”

     一路走来烟柳熏就感觉有些奇怪,总觉得看到他们的人都在怯怯私语,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多心,直到三人来到镇上最繁华的镇中心,对他们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三两站在那里直言不讳的议论他们。

     “我们有什么不对吗?”烟柳熏低头打量自己,鞋袜干净衣服整齐,没有什么不对啊。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没坐亏心事还怕他们不成。”方子宸倒是坦荡。

     “呵呵,这位小哥说得对,身正不怕影子歪。”鸿途客栈门口站着一个算卦老人,圆圆的脸庞,下颌几缕稀疏的胡须,和蔼可亲。

     烟柳熏凑上前,“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看我们吗?我们那里不对吗?”

     “你们没有什么不对,他们只是太惊讶而已。”

     “惊讶?难道你们这里从来没有外人来过吗?”

     老人呵呵笑着摇头,对方子宸道,“送你一句话。”

     “请讲。”

     “有缘千里来相会,两世牵绊终成恋。”

     烟柳熏道,“老伯,您说错了吧,下一句应该是无缘对面不相逢。”

     老人但笑不语,收摊走人。

     “什么意思?”

     烟柳熏问方子宸,方子宸摇摇头,她又看向封夜天,对方给她一个多事的眼神,烟柳熏回头打算问那个老伯,大街上人影稀疏,可偏偏没有了那位老伯的身影,“这么快?不可能走远的啊?难道他是个老神仙不成?”

     三人进客栈,没注意到身后那位老人从地上趴起来,“人老了,腿脚不灵活,连眼睛都花了,那么大个坑竟然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