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抓贼
    事情败露再也无法抵赖,看看街上偶尔路过的行人,老人一下子坐在地上拍着腿大哭起来,“老天啊,就给我这个老头子一条活路吧,给我一条活路吧。”

     烟柳熏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你干什么?明明是你偷别人的银子在先。”

     见有人往这边看,老头哭的更厉害了,随手拉住路边一个人哭诉,“你帮我评评理,老汉我咳喘好几年,今天好不容易有个好心人给我银子让我看病,可这姑娘硬说钱是她的,从我这里抢了去,大家帮我评评理啊,上天啊,给我老头子一条活路吧。”

     “看着挺漂亮一个胡娘,没想到心肠这么坏。”

     “就是就是,连老人看病的钱都不放过。”

     “看看穿的衣服不像是没有钱的样子啊,竟然做出这种事。”

     周围人议论纷纷,烟柳熏火冒三丈,“刚才是我亲眼看到的,这个钱袋是他偷来的根本不是那个妇人给他的。”

     “上天啊。”老头哭的声音更大了,旁边的小孩也跟着哭了起来,“穷人命贱,反正我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就让我死了算了,只是我可怜的孙子,他还那么小,今后让他怎么活啊……”

     旁边一个壮汉看不下去,夺过烟柳熏手里的钱袋送到老人手上,“老人家,您收好。”回头对烟柳熏恶狠狠道,“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不把穷人当人看,有钱就可以不把我们当人看吗?今日若不是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我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老人拿着钱袋,在人们看不到的时候露出得意的笑,丫头片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相信自己,眼看坏人阴谋得逞,烟柳熏纵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我根本就不在乎这点钱,我是看不过他装可怜骗人,你们都被他可怜的外表骗了,他们两个是骗子。”

     “这是人家的看病救命钱,你这个小姑娘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

     “如果他有病,就是倾家荡产我也帮他治。”烟柳熏笃定他没有病,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编造出来博取人们同情心的,“这里有大夫吗?麻烦你帮这位老人家诊脉,诊费我来付。”

     还别说,人群里真的有大夫,“我是大夫。”是一个年约五十的老者,他走到老人面前,“我帮您看看?”

     “我这条贱命就不劳烦您了。”老人讪笑,躲闪着,他根本就没有病,若是让大夫一看不全都露馅了。

     见此,烟柳熏更加笃定这老头是在装病,“看病抓药的钱我来付,让大夫看看又何妨。”

     “我这哮喘是老毛病看不好的,还是不麻烦大夫了。”

     “你不让大夫看怎么能证明我的清白呢?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在装病?”

     “我……我是真的有病,我……”

     有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看到老人手上的钱袋就要夺,被老人躲过,“你这个小偷,我是看你们祖孙可怜才给你们包子,又给你们银子看病,没想到你们竟然偷我的钱。”

     “你是谁?”人群中有人不满,一个不够又来一个,看样子也是有钱人,这年头有钱人比没钱人还穷。

     “我是钱袋的主人。”妇人气得不知如何是好,穷人生奸心,她以后再也不可怜这么穷人了。

     “你的钱袋?你有什么证据说这钱袋是你的?”

     “我夫家姓张,这个钱袋内侧用金线绣着一个张字。”

     妇人理直气壮,众人相信将以,那壮汉看老人哆哆嗦嗦半天也打不开,干脆将钱袋一把夺了过来,翻开一看,内侧果然用金线绣着一个张字。

     “原来你真的是小偷。”

     再也骗不下去,老人跪地求饶,“我知道错了,放过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哎呦,咳喘这么快就好了。”

     “是是,是我不对,我不该骗你们的,以后我再也不会了。”老人开始自己打自己耳光。

     有人看他可怜,念在他也知道错了,要放过他,有人不同意,利用别人的怜悯之心做坏事,坚决不能绕过他,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一群人吵吵闹闹,小孩是真的吓坏了,跪在地上猛磕头,额头都破了,鲜血在地上晕开,“不要把我爷爷送官,我求求你们了,不要把我爷爷送官,呜呜……”

     大伙实在看不下去,最后教训了那老头几句,老头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骗人偷人钱了,大伙这才散去。

     烟柳熏向那妇人道谢,“幸好你来了,否则我就是骗人的坏人了,真是太感谢你了。”

     妇人也是迷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正在路上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我钱袋让人偷了。”

     “是不是一个穿白衣的男子,高高大大的。”一定是他,除了他没有别人。

     “我没有看到人,刚开始听到声音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可一掏袖子发现钱袋真的不见了,那声音告诉我我的钱袋是被刚才的那个老乞丐偷得,所以我就赶回来了。”

     只听到声音却不见人,肯定是用了什么法术,“钱袋找回来就好,以后千万要当心了。”

     “那是当然。”妇人将钱袋紧紧握在手里,“你说我是不是遇到神仙了?”

     烟柳熏笑笑,“你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神仙当然愿意帮你了。”

     回到客栈的时候烟柳熏一身狼狈,雨水顺着发丝滴在身上,全身上下湿透,还有泥巴粘的到处都是,反观封夜天,一身白衣英俊潇洒,悠闲的喝茶。

     “我是不是很傻?”亏自己还对人家说什么锦江人很善良团结,可事实呢,骗子和一群盲目无知的人,还差点把自己抓起来,

     “来锦江有一段时间了,我打算到别处走走。”经过刚才的事封夜天发现自己对她一无所知,只有两个人的路上或许能更快的拉近两人的关系,让她回想起自己以前的事。

     “你不在我们家了?”烟柳熏猛抬头,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太笨,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了。

     “我不会一直住在你们家。”

     他是巫素族的王上,迟早要离开的,烟柳熏低下头,似有无尽的委屈心里酸酸的。

     “你可以和我一起。”

     “真的吗?”沉入谷底的心瞬间飞了起来,烟柳熏明亮的双眼带着渴望,“我真的和你一起吗?”

     那双眼睛,犹记得那年,她也是这般忽闪这明亮的眼睛有些渴望的望着自己,‘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