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回程家
    那天夜里,莫凛抱着她去浴室细心地替她洗净、身子,再回到床上后,她便一直僵硬着身体,任凭他把她抱在怀里,她都没有反抗,只是睁着茫然的双眼呆呆地看着窗外分外皎洁的月亮。

     在听到背后沉沉的呼吸声以后,她的睫羽微微颤动,吐出一口长长的气,仍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月亮看。

     她睡得很浅,感觉到身后的人侧身微微一动,她便立刻睁开眼睛,视线停留在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中,照得乳白色的窗帘暖暖的,透着一股轻柔温和的滋味。她想起那**迷乱的一夜,感到寒意一点点渗进她的身体。

     在莫凛起身看她的那一瞬,她迅速地闭上眼,不想让他知道她已经醒过来了,只是那因为紧闭着双眼而不自觉地颤动着的睫毛泄露了她此刻清醒的状态。莫凛探过身专注地凝视着她,不自觉地伸手细细地摩挲着她的眼睛,最后还是长长的一声叹息,俯身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替她挽起落在她脸上的一缕黑发,掖好被子之后便起了床。

     听到渐远的脚步声之后,程忆才慢慢地睁开眼睛,翻了个身望向虚掩的门。

     莫凛离开前回到房间里,俯身看了看她,轻轻地说:“厨房里有我从楼下买的早点,你起床之后放进微波炉里面加热一下。我先上班了。”见她依旧一动不动地背对着他,心头一涩,转过身的时候听得她一声轻轻的“嗯”,他的脚步顿了顿,继续往卧室门口走去。

     程忆的睡意早已消失不见,在听见外面的关门声之后,她裹着被子起身,视线定在床边的一堆整齐妥帖的衣物上面,伸手去拿最上面的贴身衣物,却看见肩上的暧昧痕迹,她的眼神瞬间暗了暗。最终还是从床上起来,拿着莫凛替她备好的那些衣物走进了浴室。

     重新收拾完自己,她直接拿着包走出了大门,碰都没有碰厨房的食物。

     她走出门口,扑面而来的一阵寒意让她不禁瑟瑟发抖,冬季的寒风滑溜地从她的脖颈钻了进去,让她感到浑身都在颤抖着。她重新裹紧了围巾,从包里掏出手套戴上,慢慢地沿路边走着。

     就这样,她一路走到了N大正门口,这时候已接近中午,她也没有立刻走进校园,反倒去了学校附近的小吃店里吃完了午饭才慢慢地上了楼。

     等她坐下,把手套围巾全部摘下放好,她的直属领导就让人叫她去办公室,她也不担心,依旧慢吞吞地走出门,拐了个弯踏进办公区域,走进了办公室。

     这位领导是和程父一起共事过的好友,只是后来他因为年纪稍大,被调到N大图书馆任职。看见她进来,他和蔼地让她坐下来,还给她泡了杯热水,亲切地问:“小忆啊,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了就不要来上班了,和叔叔说一声就行了。”

     程忆赧颜地低头,对于早上无故翘班还被抓得正着,不好意思地说:“王叔叔,对不起,我早上睡过头了,并没有生病。”她顿了顿抬头看这位叔叔,“您放心,下次我一定不会翘班了。”

     “前几天我和你爸爸在茶馆里聊天。听你爸爸说,你结婚以后还没回去看过他们,你不知道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有多失望。”

     程忆刚抬起的头继而又低下去,那个家里,现在恐怕只有程父才会关心她吧。

     王叔叔也听说了程家的那些事,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不禁摇头叹息。心里却暗想着,如果她还在,或许这个孩子的性子可能会开朗活泼许多吧!

     他拍了拍她的肩,温和地说:“你如果有空,来王叔叔家里,陪陪你阿姨。自从你旭东哥走了以后,整个家都冷清了许多,你阿姨她……”说到最后,长长地叹息。

     “王叔叔,您别伤心,我想旭东哥心里想清楚之后,一定会回来的。我有空会经常去陪阿姨说说话的。”程忆一抬头便看见到他布满皱纹的脸庞带着些许心酸。年过半百的男人,却为家庭操碎了心,唯一的儿子还离家出走,不知去向,她心里想想也很难过。她不禁想起了程父,他恐怕也是为她和程荟费了很多心血吧,所以才会在听说她和莫凛结婚的那个时候对她露出失望的神情。

     ————————

     下午空闲的时候,程忆打电话给程父。程父那时候刚刚开完会,正在办公室里休息,接到小女儿的电话时,脸上不自觉地褪去了那层面对下级时的严肃神情。

     “爸,您最近身体怎么样了?上个礼拜有去医院检查吗?”

     “哎,还行,就是你突然不在家里了,有些不太习惯,没有人提醒我什么时候该量血压,什么时候该吃药了。”

     程忆听见程父略带伤感的话,心里也有些触动。自从那天婚宴之后,因为生病住院,加之与莫凛之间的事,让她忘记了应该回家的日子。尽管程母和程荟可能不太愿意见到她,但她作为程家的女儿,被他们抚养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切断与他们之间的联系呢?!

     “爸,我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吧。”

     “你姐现在忙着画廊的事,今天晚上应该不回来了,你带着莫凛过来。我让你妈买点你们爱吃的菜。”

     程忆迟疑了会儿,最终还是点点头说:“好。”

     挂了电话之后,她放下手机去忙手上的工作。等到下班之后,她想起来这件事,慢吞吞地拿出手机,踟躇了许久,还是拨出了号码。

     电话接通的那会儿,程忆还没等莫凛说话,直接开口:“我爸让我们一起回家吃饭。”说完,她静等着他回答。

     “不好意思,我是莫总的助理,莫总现在还在会议室开会,等会议结束之后,我帮您转告给他。”

     程忆原本悬着的那颗心在听见陌生的声音之后顿时放松了下来,说:“那就谢谢你了,顺便再帮我告诉他,我先自己回去了,等他下班了以后,他再过去就可以了。”

     听到那头的应允,程忆便挂了电话,然后走出校门口,找了辆出租车坐进去,报了程家的地址以后,靠在后面静静地望着车外的风景。

     到了程家,整个房子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程忆朝四周望了望,随后慢慢地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还是原来的模样,那么熟悉。她离开了这么几天,像是离开了好几年一样,她慢慢地走过去,仿佛是在欣赏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放轻步伐。她走到书桌前,突然发现放在桌上的照片连带着相框消失不见了,她的眼神四处追寻,在床边的垃圾桶里看见了玻璃碎片,以及被撕碎的照片。她从里面寻了半天,把照片的残骸拿出来放在地上,一张张拼好,唯独缺了她的那部分。

     她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心灰意冷地把碎片捡起来放回到垃圾桶里。无意间还发现了几张被揉捏撕破的纸,纸上的字迹正是她自己的。她倏地站起来,手伸向抽屉里,翻开一本有些陈旧的日记本,很快便翻到了被撕掉的那部分。

     她的手颤抖着,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她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是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程父程母不会无聊到撕她的日记,会这么做的人只可能是程荟,况且,被撕掉的那几页记的正是与莫凛有关的内容。

     她有种冲动,想立刻跑去程荟的房间,剪烂她最喜欢的衣服。但最终还是克制住自己,好不容易维持几人的状态,她又何必去破坏?她喜欢撕,那就让她去撕好了。

     程忆打开全部抽屉,然后转身从衣柜里拿出行李箱,把抽屉里的日记本全部装进袋子里。整个抽屉几乎都空了,只留下以前程荟送给她的小饰物,以及一个被拔出卡的手机。接着,她又整理了几件平时穿的衣服和鞋子,装满了整个箱子。全部弄完之后,她留恋似的转过头看了看房间,而后拉着箱子走出了房间。

     下楼的时候,正巧听见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她顿在楼梯中间,怔怔地看着程正源和苏芸两人从外面进来,接着便看见了程正源皱着眉看着她,问:“你这是干什么?”

     “有些东西我现在正用得着,所以我想带过去,省的到时候还要来回跑。”程忆淡淡地解释道,看着他们手里各自拎了个装菜的布袋,连忙双手提起行李箱下楼,放在一边。

     “莫凛呢?”苏芸朝旁边望了望,没有发现他的身影,便问她。

     程忆接过他们手中的袋子,拿到厨房里,边走边说:“他还在公司里,过会儿就会过来的。”

     苏芸也跟上来,到了厨房里,仔细地看着她的脸庞,试探地问:“你们这些日子相处得怎么样?”

     程忆闻言,伸向橱柜的手顿了顿,而后说:“还行。”

     苏芸一直观察着她,听到她说还行的时候,心里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生气。但是一想到程荟现在因为忙着画廊的事情顾不上吃饭,而她却悠闲地生活,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便一直板着张脸。

     因为程忆不会做饭,原本想在厨房里看看苏芸是怎么做,但是却被她嫌弃地撵出了厨房。

     程忆坐独自一人在客厅里,看着沙发旁边放置的全家福,不禁感到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