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拒绝
    当天夜里,程忆就发起了高烧,整个人睡得晕晕乎乎的,嘴里不停地说着梦话。

     莫凛很晚才处理完从公司带过来的工作,走出书房的时候,心里想着去卧室里看看她的情况。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便听见房内的动静声。他皱了皱眉,扭开门把手,看见了床上的程忆神色不安地梦呓。

     他快步走过去,看了看她发红的脸庞,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眉头皱得更紧。他低头思索了会儿,然后迅速走出房间,给是医生的堂姐打了个电话,只是还没开口就被立即挂断了电话。他又重新拨了号码过去,这次就听见了堂姐气急败坏的声音:“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干嘛?!”

     “姐,程忆她发高烧了,你快过来看看,我们在西苑那套房子里。”

     “程忆?噢,是我那弟妹啊。我马上就过来了。你干嘛!”莫语用力地拍掉渐渐摸上腰上的手,利索地从床上爬起来,边夹着电话边穿着衣服对电话那头的堂弟说,“你先看着她,你家里应该有温度计的吧,你先给她量个体温,然后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好。姐,那你开车过来的时候小心点。”莫凛在挂电话之前嘱咐她。

     “嗯,有什么情况再打电话告诉我,我很快就到西苑。”

     ……

     莫凛挂了电话之后,找出放在客厅抽屉里的医药箱,打开盖子从里面找出了温度计,随后去给房间里的程忆量了体温。过了几分钟再去看温度计,差不多快到三十九度了。程忆白天出院的时候已经退烧,他哪能想到,到了晚上温度又蹭蹭蹭地上来了呢?

     他从卫生间里洗了一块毛巾,坐在床边给程忆擦着额头上以及脖子上的汗。见她一直不停地说着梦话,神色紧张和不安,他停下动作仔细地听了听,完全处于云里雾里的状态,便伸出手拍了拍她,轻轻地叫着她的名字:“忆忆,快醒醒。”

     连续叫了她几次,程忆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他,奇怪地问他:“怎么了?”

     “你又发烧了。刚才我让已经让我堂姐过来了,让她给你看看。你先别睡,我去给你倒杯热水过来。”说着,莫凛便走出卧室,到厨房里,从饮水机里倒了杯热水过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扶起她,把水杯递到她嘴边,让她喝。

     程忆双手接过水杯,对他说:“我自己拿着杯子就行了。”说完,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水,然后把杯子还给他。

     莫凛接过杯子放在旁边,然后便一直看着她不说话。

     程忆恹恹地靠在床上,整个人都感觉十分沉重,头痛得厉害,止不住地垂下脑袋。她微微动了动身子,很想躺在床上,她看了看站在床边的莫凛,闷闷地说:“我想睡觉了。”

     莫凛伸手扶着她躺在床上,说:“那你先躺下,闭着眼睡一会儿,等到她来了,我再叫醒你。”

     她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门铃在这时候响起,莫凛轻轻地拍了拍她:“应该是她来了,你先别睡,我给她开门去。”

     说完,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走出房间去给莫语开门。

     “姐,你先进来吧。姐夫,你也来了?”莫凛看着莫语身后的男人惊奇地问道。

     男人点点头,说:“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和你姐才刚睡,大晚上的,我不放心开车,所以就和她一起过来了。弟妹怎么样了?”说着,看了看走进卧室的莫语,和莫凛一起坐在客厅里说话。

     “她的身体向来不太好。白天已经退烧了,晚上温度又高了起来。睡之前吃了退烧药,还是不管用。”

     “有你姐在,你不用担心。”

     莫凛点点头,之后两人又说了些其他话题,莫语才从里面出来。

     “只是发烧,没什么其他的病症。我给她打了退烧针,你多注意着她就可以了。还有,如果之前吃过了药的话就不需用再吃了。明天我休假,我再过来看她。”莫语边收拾着东西,边说着。收拾完东西之后,和男人一同走向门口,临走前,对他笑了笑说,“和你以前的那个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啊!”说完,拍了拍他的肩,与身边的男人并肩走出了门口。

     莫凛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开车离开,才转身回到卧室里,搬了张椅子放在床边,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程忆,一直注意着她的状况。

     程忆一直安睡着,丝毫都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人一直在照顾着她。她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浑身酸痛,她动了动身体,感觉比昨晚好了许多,她走下床,出了房间,听见厨房里的动静,她好奇地趿拉着拖鞋往厨房,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在里面流理台上切着东西。听到脚步声,她转过头看着她,笑着说:“你起来了,今天感觉怎么样?现在头还晕吗?”

     “没有。”程忆摇了摇头,靠在门边,四处望了望,然后再转过头仔细地看着她问:“你是莫凛的姐姐?昨天也是你给我打针的吧?”

     莫语点点头,边把案板上切好的香菇碎片和肉末放入小碗中,回过头说:“昨晚看你睡得迷迷糊糊,也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是莫语,是莫凛的堂姐。”

     “感觉真有点不好意思,让你跑一趟专门给我来看病。”程忆略显拘谨地笑了笑说。

     莫语把碗里的食料倒进锅里,用勺子顺时针搅了几圈,然后盖上锅盖,转过来向她走近:“这么客气干什么?!我怎么说也是莫凛的姐姐,也就是你的姐姐,你该叫我声姐姐的。”说着,挽着她的手一起走到客厅里。

     “莫凛早上去公司了,今天由我照看你。”莫语坐在她旁边解释道。

     程忆觉得有些惊讶,连忙说:“我今天已经没有发烧了,莫语姐你不用特地来照顾我的,你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

     “你看,你又和我客气了吧!”莫语拿起茶几上的苹果放在她的手里,继续说,“今天我不上班。平时休假的时候我也只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得很。现在来这里还可以和你有个伴儿,我们可以聊聊天什么的,你不用担心会麻烦我的。”说完,剥开香蕉皮慢慢地吃着。

     程忆心里还是有些惶恐,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别人。但是莫语不容她再说这样的话,拉着她说工作上遇到的各种奇特的趣事。

     时间很快过去,莫语帮她量了最后一次温度,看了看温度计,发现还一直保持着正常体温以后,收拾自己的东西,在莫凛下班之前离开了西苑。

     程忆吃完莫凛从外面带回来的粥之后,隔了一段时间又吃完了药,重新躺在了床上。没过多久,就听见莫凛推门进来的声音,她睁开眼,看着他伸手来摸她的额头,说:“刚才我吃过药了,我想温度应该不会再上来了,所以你也休息去吧。”

     莫凛的手顿了顿,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她,过了几秒之后才说:“这也是我的房间。”

     程忆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支支吾吾地问:“那……你这里还有其他空房间吗?你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去那里也可以。”

     莫凛的目光闪了闪,片刻之后,指了指放在旁边的保温杯,说:“晚上你渴了的话,里面有热水,你起来倒点喝。如果有事,我就在隔壁睡着,你喊我就行,我听到会立即过来的。还有,我帮你请了一星期的假,你不用急着去上班的。”说完,把保温杯往床边挪了挪,替她掖了掖被子,关上了旁边的台灯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程忆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看见他把门虚掩着,然后走出了房间,心里有种说不上的滋味。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莫凛还在家里吃早饭,看见她出来,把厨房的粥替她拿出来放在她面前。

     程忆看着眼前的白粥,顿时失了胃口,手上拿着的勺子重新放下,抬起头问:“厨房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吗?比如面条什么的。”

     “没有,我只给你煮了粥。你还没有完全好,吃些清淡的对你身体比较好。”莫凛看着她的白粥淡淡地解释道。

     “噢。”程忆闷闷地说,不情愿地拿起勺子搅了几下,在莫凛的注视下咽下了口中的粥。

     “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嗯?”程忆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过几天,你的病完全好了,我们就去度蜜月。”莫凛淡淡地说。

     程忆的手顿了顿,片刻之后把勺子放回碗中,低头说:“我没有想去的地方。”

     莫凛挑了挑眉,看着她不作声。

     程忆把碗里剩下的粥吃完之后,边起身边说:“我吃完了。”然后把桌上的碗筷拿到厨房里,打开阀门,正想去洗碗,却被身后的莫凛拦住。

     “你先放着吧,等会我会洗的,不要刚好就又病了。”说完,卷起袖子把水池里的碗筷洗干净,放回到橱柜里。

     程忆跟着他走出厨房,听见他淡淡地说了句:“我先去公司了。”说完之后看也没看她,径直走出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