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反目
    莫凛付完款回来,把那款女戒塞到程忆手里,淡淡地说:“把戒指戴上。”说完,打开另一个丝绒盒子,直接拿出戒指往无名指上戴。随后,便看着站在一旁的程忆,盯着她把戒指戴上,这才心满意足地往外走。

     回到车里的时候,莫凛看了一眼她手上的戒指,然后便启动车子渐渐地驶出了停车场。

     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正是这所城市繁华地带夜生活的开始,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喧嚣不止。

     车内的两人沉默不语,沉闷和尴尬的气氛在车里弥漫着。程忆靠在车门上,失神地望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身体却是一刻都没有动弹。

     在交通灯从绿灯很快地变成了红灯的时候,莫凛减慢速度,车子缓缓地停在了交叉路口前,他转过头看了看程忆,见她像是在躲避他一样,离得他远远的,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沉下了脸色。在变成绿灯的时候,他猛地一踩油门,车子风驰电掣般地驶过路口,直直地朝前飞驰着。程忆被晃得头晕眼花,靠坐在椅背上,闷不吭声地忍着心里的不舒服,看了一眼他凌厉的侧脸,视线倏地移到了他握着方向盘上修长的手上,停在他戴戒指的左手上,怔怔地盯着它一直没有移开。

     一路无话。莫凛飞速地把车子开到了程家的大门口处,在她即将下车的时候提醒她:“明天下午空出时间,我们去婚纱店试婚礼当天要穿的礼服。等我忙完公司的事之后,就去学校接你。”

     程忆奇怪地看着他,过了几秒之后,才点点头,走出车里。走到半路的时候,她像是感受到目光,快速地抬头看了看二楼的阳台,程荟沉着脸,用一种锐利的眼光盯着她看,像是在审视一个陌生人一样。程忆很快低下了头,径直往大门口走去,背后车子启动的声音令她不禁回过身,看见黑色车子与夜幕融为一体,她又仰头望向二楼的阳台,那里只有一盆多肉植物孤零零地放在栏杆上,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孤独与无助。

     她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程正源和苏芸两人正襟危坐的样子让她顿住了脚步,站在玄关的地方不敢踏进一步。而不久之前在阳台上站着的程荟此时也慢慢地下了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然后坐在了客厅里。她蹲下、身体把鞋柜里的拖鞋拿出来穿好,严肃的气氛使她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她轻轻地走过去,低低朝他们说:“爸,妈,姐,我回来了。”

     程父程母沉着张脸,没有理睬她,她尴尬地顿在那里,等着他们开口说话。但是过了很久也没有听他们开口,她的一颗心直直地往下沉去。脸色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过了一会儿,她才继续开口:“那我先上楼去了。”话虽是这样说着,但身体却没有移动半分,她直直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程父程母,心里一片冰凉。

     她转过身,朝着楼梯慢慢地走去,就在即将跨上第一阶楼梯的时候,她听见身后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以及程荟冷冰冰的声音:“他真的带你去选戒指了?”

     程忆转过身来,看见程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左手上,她慌乱地把左手藏到背后,企图把戒指从无名指上拿下来。心里越急,戒指越是拿不下来,她一心只想着如何把戒指摘下,却没有注意到程荟伸过来的手,“啪!”,掌掴声响彻在客厅里。

     她被程荟打得整个身体往右边倾倒,踉跄了一下。她只是摸了摸被打得发红了的半边脸,低垂着眼,不说一句话。

     程正源被程荟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快步走上前来,看了看小女儿的脸,转过脸来责备地看着大女儿,说:“小荟,你怎么能够打你妹妹呢?”

     “我为什么不能打?爸,你问问她,她心里有把我当做她的姐姐吗?做妹妹的竟然和自己未来的姐夫结了婚,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听说过这种事呢?!程忆,你还真让我开了眼界啊!”程荟冷冷地瞪着程忆,嘲讽地说道。

     程正源被她强硬地顶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而原本一直坐在沙发的苏芸此时也站起来走到程荟身边,安慰似的拍了拍女儿的肩,对她说:“你现在再怎么打她也没有什么用了,木已成舟,她已经和小凛结婚了。”

     程荟原本低下的头一下子抬了起来看向站在对面的程忆,沉吟了会儿,直接对她说:“不管当初你是如何欺骗他,要他和你结婚的。那么,现在你快点和他离婚吧!”

     程忆难以置信地看向此时一脸镇静的姐姐,什么叫做她欺骗他?她什么时候说过她要和他结婚的?明明是她拜托自己帮忙的,现在反倒是她的罪过了。她觉得她做的最错的就是为了私心答应了程荟的请求,一只脚踏进了泥淖,从此再也出不来了。

     听到程荟这样说着,连程父程母都赞成她的话,苏芸苦口婆心地劝着她:“忆忆,反正莫凛不喜欢你,你就为了你姐姐的幸福同他离婚吧!你也知道你姐姐一直很喜欢他,要不是因为你,他们恐怕早就结婚了。”

     甚至连以前很疼她的程正源都这样劝她,以为是她哄骗莫凛和她结婚的。

     程忆心里一阵发笑,他们也不想想莫凛是什么人,哪能任由他们耍来耍去?!原本存在心底的那丝愧疚在听到他们的话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父母,连听都不听她的话直接就判定了她有罪,还硬逼着她改过。她早就知道,同样都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向来都是偏爱程荟的。当她和程荟之间产生了矛盾之后,他们一定会选择站在程荟的身边,而不是站在她身边。

     程荟见她一直不说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她偏头对苏芸说道:“妈,你别说了。让她好好想想,她会想明白的。”

     苏芸冷冷地看了眼闷不作声的程忆,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我不要求你,像你姐姐那样出色和能干,让我和你爸面上有光。但你至少不要做出有辱家门的事情,令我们程家丢人!”说完,便率先走上了楼梯。

     而程正源在妻子离开了以后,失望地看了一眼程忆,叹息一声之后摇了摇头,转身往楼上走去。

     只剩下程荟和程忆姐妹俩站在楼下。

     “程忆,你现在真是长本事了!竟然还学会了阳奉阴违这一套。我现在只想问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莫凛?”程荟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然而在看到她犹豫的脸色时,绝望地闭上了眼,“我当初就不该拜托你,宁愿失去参演的机会我也不应该让你去替我。程忆,你的心思藏的可够深的!”

     “姐,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之前我并没有想过想要取代你的意思,我甚至想要帮你瞒过去,只是我没想到,莫凛他早就发现我不是你。”

     程荟惊异地看着她,难以相信她说的话,她定了定神,冷静地问:“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还瞒着我和他领了证。你不会是以为他是喜欢你吧?”

     程忆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如果你还把我当你的姐姐,你就和他离婚。我会去找他说清楚这一切,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拖着不放。”程荟说完,没有再看她一眼,直接越过她,走上了楼。

     程忆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楼下,很久之后,才动了动身体,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上楼梯。在路过程父程母卧室的时候,她的脚步停滞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之前的步速往自己的卧室走着。她惨然一笑,她现在真的变成众叛亲离了,她分明听见她的妈妈问她的爸爸,是否要把她送出国,以及那句特别伤人的话“眼不见心不烦”,原来她已经让人厌恶到了这种地步了。

     她一夜没睡。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两个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样,她用热水稍微敷了敷,看起来就有不那么厉害之后,就下了楼。

     程正源和苏芸正在吃早饭,看见她过来的时候,苏芸头也不抬地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果真应了那句她昨晚说的那句话。程正源倒是从报纸里抬起头望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边吃着东西边浏览报纸。

     程忆之前下楼的时候,路过程荟的房间,无意间朝里面望了一眼,发现她已经起了床。现在也不见她的身影,想必去找莫凛了吧!程忆忍受不了现在家里的这种气氛,匆匆地吃过早饭之后拎着包,骑了自行车往学校去。

     到了学校,停车的时候恰巧碰见了前来还书的周斯澈。周斯澈惊讶地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只几秒钟,又立刻恢复了原来的脸色,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反倒朝她笑着说:“刚到学校啊!”

     她尴尬地朝他笑了笑,点点头,看向他手中的书,说:“周老师,你把书给我吧,反正我也要上去,顺便替你还了。”

     “那就麻烦你了。”说着,便把手中的书交给她,一直看着她走进了里面,拐了个弯消失不见,他才转身往法学院的行政楼走去。